看樣子,又要慶祝我們來澳洲第一百天了,

在澳洲,我們有各式各樣的理由,去舉辦各種party,或是出遊,或是外食,

因為外食是昂貴的,必需有個理由!

像是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像是有朋需到遠方去,感傷乎,

像是拿了薪水,快樂乎,

像是生活疲憊,放鬆乎,

像是某人生日,珍貴乎,

總之,各式各樣的理由都可能成為理由,

前一陣子我們才為了三個星期做了慶祝,

又該為了百日慶祝。

 

今天正常的工作,

除了因為下星期我跟Judy即將分開獨立操作house keeping

supervisor不斷的找我們碴,

不過我覺得兩個人分開做真的會比較好,

省去坐電梯跟等電梯的時間,我想應該可以更早下班吧!

總之,今天我們兩個還因為不知道怎麼分工的狀況,

居然一大坨的床單都忘了拿去丟,過扯!

不知道會不會因為這個理由,他們決定不讓我們獨立操作,哈!

 

然後晚上去廚房,

香港師傅一看到我就很開心,

拿出了蛋塔給我!

阿哈哈,阿甲阿伯殺手久未出手,依然寶刀未老!

自從擄獲大學福利社阿伯的心之後,常常有龜苓膏吃,接著是社區鄉親們的關愛,

現在居然連在澳洲,都仍然生效!

哈哈哈!我真是超開心的,

香港師傅從冰箱拿出來的時候還說,我以為昨天是你上工我就帶來了,結果只好今天再給你,

意思,難不成是,另一個洗碗工沒有得到這個福利?

 

今天閒閒的看著時鐘快走到九點,

居然突然來了27人的橄欖球隊,

這群外國人訂了八點左右的位子,居然九點才來,

讓我在最後的時段忙得不可開交,

連垃圾桶都快要爆炸!

就這樣足足做到了十點多,

好險現在我都不用搭車,

 

在車上跟香港師傅聊天,

發現另一個洗碗工也是台灣女生,

我真的對她很好奇,

因為上次有一個服務員跟我說,

你是在這上班的啊?我怎麼都沒看過你,

原來你是在裡面工作的,

我發現,原來我跟外面工作的服務員是不同部門的,

我的同事只有這些師傅,跟那一個我從未碰面,或者說是根本碰見機會是零的洗碗工,

因為我做一三五七,然後她就負責二四六,

這也是為什麼我總是有一個同事我始終碰不到面,

讓我不禁想要猜測一下這個人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夜深,愛說話的房東一直拉著嗓門聊著電話,

他的規則總是訂給他以外的人遵守,

像是說話大聲,隨意帶朋友回家,喝酒喝到很晚,之類的,

都可以因為他開心而破例。

 

而且今天他帶了他的同事回來,

一看見我,就用韓文跟他同事說話,我覺得八成是說我什麼,

我就問他同事,他同事就說,他說你最近都怎麼怎麼樣,只有今天有smile

shit,還跟他同事說我怎樣又怎樣,在我面前用韓文攻擊我,

只是不理你,有必要這樣嗎?

知道我每天工作很累,還要聽你說你的故事有多累嗎?

老是重複不累喔!

害我這兩天還想說對他友善一點。呿

 

今天在Belle的網誌上留了言,問了問有關於街頭藝人申請的問題,

這是第一步!

Aj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