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呢擺攤的時間很短,

結果我居然沒有拍到任何照片,

從一點擺到三點,

出發的時候因為在網路上找房子所以遲了,

收攤的時候因為要看房子,所以早了,

回去後發現一直想要畫圖的Alice來了又遇不到了,

好吧,你來我一定算你便宜,

因為你來了兩三趟都沒有遇到我,真的很抱歉!

 

今天去看了幾間房子,看了要租給一個人的跟兩個人的,

因為如果租得到一個人的Ellen就租,我就去住backpacker,

租得到兩個人的就繼續一起住,只是我可能需要先移動,

一間裡面住了巴西人、韓國人跟澳洲人、香港人,

香港人因為要回國了,所以要把她的房間讓出,

環境十分乾淨,但是一個房間需要住三個人,有點擁擠,

房間、冰箱、衣櫥都顯得很擠,

但是離city不遠,

又有兩個游泳池、健身房跟桑拿,

一個全美語的環境,Ellen顯得非常興奮,

一副馬上就要搬進去的模樣。

然後另一個是一個澳洲人跟他的女朋友,

就在我們隔壁棟而已,搬家應該很方便,

不過澳洲人一臉喝醉的欠揍樣讓人很不舒服,

而且沒有網路,單價也比較高,

一次還要付四個禮拜的押金跟四個禮拜的租金,

澳洲人看起來也不是很好相處,

但是環境真的挺好,還有自己的衛浴,

而且還有室內泳池、健身房、桑拿。

 

回家後吃飯,

因為要搬家也沒有另外買菜,

沒肉就用魚罐頭代替,

辛拉麵的麵不夠就加蟬寶寶麵(一種長得像蟬寶寶的義大利麵),

還不夠就加了冬粉,

結果這亂七八糟的晚餐倒也挺好吃,

我越來越覺得做菜實在沒有這麼困難了,

 

後來因為擔心找不到好房子,

又繼續上網查,

然後出發去southbank看房子,

繞來繞去的,問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都同時做了一個一樣的動作,

就是把I phone拿出來,然後開始查地圖,

我想這個city應該沒有什麼人沒有I phone了吧,

終於到達了這棟房子,

這一棟更奇特,是一個學生宿舍,

一樓有撞球桌、寬敞的空間提供學習、用電腦、看電影,

只是住的地方真的很擁擠,就真的是學生宿舍,

而且是很貴的學生宿舍,

上下鋪,然後長桌子,剩下的空間就是一個走道,

沒有什麼陽光,也沒有陽台,

就是很標準的學生宿舍,

雖然我也覺得住在裡面應該很有趣,

但是擁擠的貴宿舍還是暫不列入考慮了。

 

然後從southbank的公園走出來,

看到了路上一些有趣的裝置跟宣傳,

然後發現了”跳動的影子”(我取的)(LIQUID INTERACTIVE LIGHT SCOPE)的裝置,

原本安排了別天來看,沒想到選日不如撞日,

跳動的影子滿有趣的,

是一個白色棚子架設著一些互動電子螢幕,

進到裡面,是一個走道,

兩邊是互動電子螢幕,上面是鏡子,形成一個很特殊的空間,

電子螢幕會出現一些光點,讓你置在這個空間就像在電影異世界一樣,

大概會有幾個畫面,一個是出現像變形蜘蛛一樣的圖案,

然後會出現很多光點,你只要站在特定的區域,

你的影子就會變成很多更密集的光點,

你做任何動作,你的影子就會跟著做,

因為Ellen在那邊瘋狂的揮動,

吸引了外國人的拍攝,

 

接下來有一些像電視壞掉會出現的映像管條紋,

垂直的各色條紋,

你將兩手合併伸直左右搖擺,

你就可以控制彩色條紋左右搖擺,

再隔一陣子,映像管條紋上會出現你的影子,

你動它也動,

 

最後螢幕會出現附近廣場的畫面,

有一些人在四處走動著,

這應該是他們早上在廣場上架設了攝影機,

到了晚上就在這邊播映,

如果你早上到過廣場,晚上你就可以來這裡找尋你的影子,

 

這個裝置短短的,不過可以在裡面玩一小陣子,

是一個互動性很高的裝置,

不過這個概念感覺比較常見,

只是第一次接觸了還是很新鮮。

 

接著要過橋走回city時,

發現另一個表演也正在演出,

是wunder bar,

每天都會有不一樣的音樂表演,

今天是一個ban的表演,

是一個免費參觀的表演,

當然你也可以點一杯啤酒飲料坐下來好好享受live show的氣氛,

原本我在節目表上發現時還想說到底該在哪裡找到表演的場所呢,

沒想到就這麼容易發現了,

 

除此之外,southbank還有雷射燈光秀、金球的裝置…,

這些都是免費的活動,

他們統稱這些節目叫做MAGIC MOMENTS

置身在這裡,你真的也會覺得,

這真是一個magic moments!

 

Ellen說,這裡真是很澳洲style,都沒有什麼人來看,

其實我覺得這樣才是很自然的融入生活,

每天展出又是免費的活動,

可是每天都會有一些人出現在這裡參觀這些活動,

人不多,可是也不少,

可以讓你很舒適的觀看展覽,

在跳動的影子裡,說人少,整條走道也都是人,

說人多,也不至於讓你覺得擠,

 

然後走到King geoge squre時,

我拍了這個為了festavil搭建的臨時酒吧,

他在很快速的時間內搭建而成,

讓人一直猜測這可能是馬戲團之類的場所,

結果,對外國人而言酒吧才是最重要的地方。

 

晚上回家,阿呆的Ellen匯了兩次最後的房租給房東,

真的是%#@$%#$,

希望房東可以把錢還給我們。

 

話說房東自以為有朋友的打電話給Ellen的韓國同事,

說盡了我們的壞話,還跟她同事說,

我們搬家的那天,他一定會檢查每個東西,

如果有壞掉的,他一定會想辦法扣錢,

真是沒完沒了,有病的房東。


, ,
創作者介紹

Ajar畫話塗

Aj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