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開始擺攤囉,

真懷念這個感覺,

其實也不過三天沒擺而已,:〉

在路上遇見朋友、認識新朋友,

在路上畫畫,都讓我覺得很開心。

       

今天一出門就有點飄雨,

卻毫未減低我想出門擺攤的心情,

我就換到commonwealth那一側有遮棚的地方擺,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澳洲人走路都不看路的,

先是一個澳洲人從銀行出來,然後居然踩過我的攤位,

把我的零錢灑了一地,

他也很沒有禮貌,連聲道歉都沒說,

只是把我的錢撿起來,然後說了一聲,應該沒有少了吧,然後就走了,

我想說我的攤位明明那麼大,又是超級桃紅,

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居然可以踩過我的攤位,

不過難得我又再度擺攤,我也沒有受到影響,

 

可是後來又來了一個小朋友,居然慢條斯理的從我的攤位中間走過去,

媽媽在旁邊雖然發出一聲制止的聲音,

可是後來卻也隨他的小孩走過去了,

我真是覺得這些人超沒禮貌的,

所以我特別把他們拍下來,

就是這一對黑黑的母子!

 Busking025001.jpg
雖然心裡有種不被尊重的感覺,

不過心情倒是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

好險我的圖都有用塑膠資料夾夾著,

不然多了腳印的話,我可就欲哭無淚了,

 

今天遇到了一些台灣人,

說也奇怪,其實我覺得我的舉動還滿詭異的,

人家一到我的攤位我就要拍照,

可是大家好像也都不太介意,哈,

可能是同為台灣人,大家都拍照成性,也就見怪不怪了!

新遇到的台灣包包!希望有空常來!

 Busking025002.jpg
因為去報社工作三天,網路來了一些預訂,

所以一去工作之後就開始努力畫,

昨天收到一張新訂單,

訂單主人很快的就要去農場,

所以就趕緊趕畫,

好險後來來得及給她!

 

然後Claire跟Doris來領畫,

Doris是很早就預訂的,

圖已經擺在畫攤上足足有一兩個禮拜了,

終於跟主人走了,

希望Doris喜歡這幅畫。

 Busking025003.jpg
後來Frank也來領畫,

他就快要回台灣了,

他只是學校放假來學做吃的,

短短的一個月,

雖然認識的時間很短,

但是他也算是我攤位的常客,

常常帶薯條、薯球來看我,

分次分食他的東西時,我都很擔心他是不是自己都沒吃飽,就拿東西來分我吃?

各位捧友,阿甲只是在路上擺攤,

日子還不至於這麼克難啦>”<,                            

有時候不吃東西只是為了減肥,

你們還是要先吃飽喔!

Frank畫的是他的英文老師,

就是因為這個英文老師,他才有了來澳洲的契機,

Busking025005.jpg
然後今天在路上,獲得了兩枚豔遇,

一個是澳洲男孩,看起來挺年輕,

他從銀行出來,發現我正在畫畫,

我聽不是很懂他說什麼,

總之他對我的畫很有興趣,

希望跟我保持聯繫,

所以要了我的e-mail,

 

另一個是之前在路上常常遇到的澳洲清潔工,

他之前就有跑來跟我講話,

他會說一點點中文,

『中國跟台灣的女孩都很漂亮』,

這是第一次他見到我的時候說的話,

我在想可能就是標準的“亞洲控”澳洲人吧!

來到澳洲後發現,這裡隱藏著一部分這樣的澳洲人,

特別喜歡亞洲女孩,

傳言一是,他們不喜歡澳洲女人,因為一結婚之後,

澳洲女人會想盡辦法把他的財產全部拿走,

傳言二是,澳洲女人很聒噪,

 Busking025006.jpg
總之,這個清潔工跟我說,你可以畫你給我嗎?

我只好說,沒問題啊,可是你需要付錢,

而且我現在看不到我自己,我沒辦法畫,

這個名叫Steven的清潔工又跟我聊了幾句話之後就走了。

 

最好笑的是,這時候我妹Ellen來找我,

因為commonwealth那邊沒有椅子可以坐,

所以她跑到對面原本擺攤的椅子那吃麵包,

結果隔壁來了一個土耳其人跟她搭訕,

那個土耳其人就說,I’m a citizen,I from Turkey,!@$#$!@#$,之後,

就說:you’re so beautiful,do you have boyfriend?

I don’t have girlfriend,可以請你喝杯咖啡嗎?!$@#$!@#$,

 

為什麼他要特地強調他是citizen市民呢?

因為來到澳洲之後,發現真的有好多亞洲女孩都抱著移民夢,

希望可以跟市民結婚,然後拿到永久居留權,

我有點不解,對我來說,台灣很好啊,不需要為了移民,

然後硬是要跟不喜歡的citizen或是PR在一起吧?  

只是沒有想到居然真的有人就用自己的身分來把妹,

 

話說,之前那個孟加拉人也是常常強調自己的身分,

我們那個雞巴韓國房東也常常強調自己是PR,然後說只要有人當他的女朋友也可以拿到PR,

是怎樣,做人太失敗,還要靠身分才能找到女朋友?

(雞巴韓國房東又是另一個故事,說來話長>”<)

我覺得這些移民其實很可憐,他們遠渡重洋來到陌生的國家生活,

即便生活了好幾年,還是會感到寂寞吧?

澳洲女孩不容易看上東方臉孔的男孩,

所以這些男孩/男人難道就非得用這種方式找到陪伴他們的另一半嗎?

好可憐,好寂寞啊‧,即使這樣,仍然沒有改變他們的移民夢嗎?

 

快要收攤的時候,Jack來了,

他很早之前就說他會來畫一張他的home stay,

我原本以為以為他就是畫他home爸跟home媽,

結果他居然要畫他的home stay全家五人,

(明天看到照片,你們就會知道,這可是女生夢寐以求的home stay啊!)

真是大客戶來著,

不過也很恭喜他找到工作了,

聽說有點辛苦喔,

不過應該撐過之後也是可以賺到不少錢,

是傳說中的“抓奶龍爪手”,

努力抓奶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Ajar畫話塗

Aja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